澳洲億憶網新聞綜合國際有組織孌童三十年,沒坐過一天牢,是誰成為戀童癖的遮羞布?

有組織孌童三十年,沒坐過一天牢,是誰成為戀童癖的遮羞布?

2019-07-31 來源:英國報姐 閱讀數 1599 分享

Marek Mielewczyk是一名波蘭男孩,在他這個年紀里,幾乎每個波蘭的孩子都會進入教會。夢想著被神父選中,成為祭壇男孩,這是作為一名年輕教徒最為榮耀的事情。

就仿佛自己與神更近了一步。

Marek最終迎來了這次機會,他被牧師親自提拔為祭壇男孩。并請他去神父的住所(presbytery)幫忙。

Marek很激動的跟去了神父宅邸,那年他13歲,這是他第一次被神父性侵的年紀。

穿著袍子的惡魔

天主教曾是波蘭的國教,雖然隨著歲月變遷,人們對于天主教的追求已經沒那么熱切。

但當下,也許是對于它曾經捍衛了民族文化,語言和身份認同的原因,波蘭仍然是歐洲國家中,少數對于天主教高度虔誠的國家。

在二三十年前,人們對宗教的熱情更旺盛些。那正是Marek生活的年代。

他出生在一個虔誠的家庭,送他參加教會活動對于母親來說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。一家人都對神父非常敬重。

“我們知道那是和神最接近的人,當我被選為祭壇男孩時,我興奮的不得了,因為我知道這對我母親和我來說都是一種榮耀。”

在成為祭壇男孩的后幾天,神父叫住Marek,讓他跟著自己回宅邸一趟。Marek如是做了,他坐在神父居住的小房子的沙發上,神父隨后走進房間。

那是一個周末。

這名叫做Andrzej Srebrzynski的神父鎖上了房門,Marek不知道這意味著什么。

接下來,神父對他說:你的身體似乎有些問題,我得來給你檢查一下胃部

“把衣服和褲子脫了好嗎?”

對于一個生長在教會的13歲男孩來說,Marek沒有對神父有什么戒心,他從小受到的教育里,神父說的一定是對的,神父做的事一定是好事。

他脫了衣服和褲子,令他有些不安的是,神父也脫掉了他的袍子。

脫掉了教服,他只是一個赤裸的,覬覦年輕男孩肉體的戀童癖,性犯罪者。

他引導著Marek,教他怎樣作出讓他“興奮”的樣子。Marek感覺很不適,但他不敢反抗。那可是神父啊!

他不清楚他對自己做的到底是什么,而神父卻很清楚他的懵懂。這就是他要利用的東西。

“我不知道性侵等事情是什么。我不知道世界上有戀童癖。我不知道成年人可能會虐待孩子。”

但這個恐怖周末經歷的不適,讓Marek開始害怕去教會,他不敢跟母親講,因為神父告訴他這個事情不能告訴任何人,學校不行,家長不行,甚至去教堂告解時也不能說。

他只能默默期待今天不要被神父叫住,讓自己盡量的隱藏在孩子們之中。

但這沒有用,Marek Mielewczyk被虐待了五年。

幾乎每天,他都會被叫去,在神父住的地方被猥褻。每周5-10次。事情直到他18歲那年的平安夜才截止,因為那天,他決定去死了。

自殺是天主教徒的重罪,但受盡折磨,恐懼與內心不解的Marek寧愿選擇用一瓶安眠藥結束自己的生命。

當他睜開眼后,自己沒有在天堂醒來。這里還是波蘭,他在醫院里,她的父母在床邊哭著問他到底為什么這么做。

這次他告訴了父母隱藏多年的真相,也開始了他作為揭露教會性侵丑聞領導者的漫長道路。

為什么沒人救我?

在他在父母的反復追問下說出真相后,救回他的醫生氣憤地幫助Marek給當地主教寫了舉報信。

主教的回信很簡單:知道有此事,會關注。

是啊,怎么可能不知道呢?

如今50歲的Marek回想,那時候神父們住的地方就像是宿舍一樣,一間挨一間。性侵自己的Andrzej從來沒有特意避諱在其他神父不在時領自己進屋。

他們怎么可能沒聽到隔壁傳來的聲音,怎么可能聽不到神父令人作嘔的喘息聲?

那如果聽到了,他們為什么從來沒有來救我呢?

在漫長的30年中,他通過各種方法起訴,檢舉。終于在幾年后,看到了惡魔神父離開了他所在的城市。但一個偶然間,Marek卻發現,神父居然沒有坐牢,甚至沒有被革職。

他只是被秘密調到了偏遠地區的郊區,繼續當他的神父,繼續和一群男孩子混在一起。

Marek毛骨悚然,在那間他并不熟悉的城市的小教堂門口,他仿佛看到了令自己感到羞恥,痛苦的童年。

為什么沒有人來救他?因為那些神父和作惡的神父一樣,他們都知道,這樣的事情不會受到懲罰。

因為宗教法庭與世俗法庭有兩套方法,因為教會為了形象習慣去“捂”事情。

Marek在30年的時光里一直在跟這一件事較勁,他只想讓這個仗著人們對信仰的虔誠,傷害自己的變態得到和其他戀童癖,性侵犯一樣的下場。

但他卻得到的是一次次的失望,教會是這些戀童癖忠實的保護傘。當Marek檢舉Andrzej后,對方胡攪蠻纏,矢口否認自己對男孩們做過的事,并誣陷是另一名牧師騷擾了他。

2015年,經過Marek聯合眾多曾經被Andrzej神父侵犯過的孩子,聯名檢舉上訴。Andrzej終于被革除教職。

但幾個月后的宗教游行上,這個惡魔卻仍舊穿著華麗的教袍行走在大街上,甚至還上了電視。顯然教會并沒有把這個丑聞當做什么值得羞恥的事。

當一個牧師犯錯時,調到另一個教區,這就是他們給他的懲罰。

這件事最終在2017年才得到完善的處理,Andrzej被關進監獄,并且要求他對Marek及其他被他侵犯過的孩子道歉。

已經結婚的Marek和妻子抱頭大哭,他從來沒想過伸張正義也要經歷如此漫長的時間。而Marek也知道,他一個人的勝利不代表任何東西。

他必須要讓這個國家的人知道,在他們身邊,每日與他們孩子相處的男人,是什么樣的魔鬼。

震驚波蘭的紀錄片

Marek花了3年的時間去走訪了自己能接觸到的曾經被性侵過,帶著這份痛苦長大的“孩子”。

他們有些已經是祖父祖母,有些自殺過很多次,有些勇敢的找到當初性侵自己的神父對峙,Marek說服了他們參與自己的紀錄片,曝光那些披著“神”皮的惡魔。

既然沒有人愿意處罰他們,那么就用自己的手讓世界知道真相。

這部叫做《不要告訴任何人》(TYLKO NIE M?W NIKOMU )的長篇紀錄片與2019年5月發表,免費收看。

僅僅一周時間就獲得了2000萬次的點擊量,而這些揭開教會偽善面紗的“孩子們”,最終引起了波蘭國民對教會史無前例的信任危機。

這個國家有超過90%的人是天主教徒,對于他們來說這是一種民族存在的形式。這也是為什么在2019年,這個德國,美國,愛爾蘭已經爆發了數次神父性侵丑聞的時代。

波蘭人還是不愿意相信事情的真實性。

但在看了紀錄片后,他們不得不去承認,自己國家的教會,他們心中最神圣的地方,已經成為了戀童癖和性侵犯的庇護所。

在這里,我們無法向你展示紀錄片,但可以復述他們身上的故事:

女孩 被性侵時6歲

教會里的孩子們會一起給神父幫忙,大部分時間都是掃地,擦椅子這樣的小事。但每個孩子都想盡力表現的好一些,因為這樣,可能會受到“提拔”,去做更重要的工作。

Anna被提拔了,神父告訴她:你可以上樓去。她很開心的跑上木制的樓梯,樓上是神父的住所。

6歲的安娜坐在沙發上等著,神父上來后,先開始隔著衣服撫摸她的胸和隱私部位,然后開始安慰她不要害怕。

她被神父強吻,他一邊性侵,一邊嘴里嘟囔著“再來點,再來點。”

在發泄完獸欲后,他會馬上整理好衣衫,淡定的下樓與剩下的孩子互動。

“就好像什么都沒發生一樣。”

而Anna,再也聞不得牛奶的味道。因為那個變態喜愛喝牛奶,每當他強吻她時,Anna的嘴里總會留下牛奶的味道。

那是最最令她惡心的味道。

性侵她的教父現在住在一家養老院里,一生中沒有因此受過任何懲罰。當長大后的Anna與丈夫見到他,去追問當年的事情時。

他卻根本不記得Anna,也不承認在自己的獸行。

但這卻是Anna一生的傷疤。

圖:父親為翻譯錯誤,應為“神父”

男孩 被性侵時11歲

神父帶著他去野外郊游,那個神父會給他一些零花錢或啤酒,然后在車上撫摸他的腹股溝,猥褻他,性侵他。

他當時認為神父就像國王一樣偉大,并沒有發現自己被傷害了,直到長大后,又被另外一名牧師性侵。

成年后的他得知,這兩個曾經侵犯他的混蛋,都沒有被法律制裁。當年他得到的判決結果,明明是這個神父不能再從事任何教會活動。

而幾十年后其中一個不光生活的很好,還仍在孩子堆里。只是被調到其他教區了而已。他去教會理論,得到的只有否認,否認,再否認。

男孩 被性侵時10歲左右

他們教區的神父似乎很喜歡他,經常會給他帶一些來自歐洲的禮物。這對于家境貧寒的波蘭孩子來說像寶貝一樣。

這些美國的玩具,德國的巧克力輕而易舉的得到了孩子的信任。神父和他走得很近,請他去家里做客。

神父讓他把衣服脫掉,在一堆衣服里讓他選幾件別的衣服穿,神父暫時去了衛生間。而當孩子脫了衣服,好奇地試來試去時。

神父穿著浴袍出來,坐在了他的身邊。他開始猥褻他,并且告訴他不能告訴家長,否則就會扯掉他的下體。

男孩嚇壞了,他知道神父做了壞事,于是還是勇敢的告訴了母親。而母親卻絲毫不相信他的話,甚至不許他退出教會。

可憐的孩子只能逼迫自己站在沒事人一樣的神父面前,他和世界對抗的方式就是絕食,他靠不吃東西希望母親能夠相信他。

最終,因為長期的厭食癥和營養不良,孩子的心臟發生了嚴重的病變。母親不得不把他送進兒童療養院,而他就是用如此諷刺的,幾乎要了自己命的方法,逃離了神父的魔爪。

成年后他嘗試了許多次起訴,檢舉當年的變態。但卻被神父倒打一耙,說是他一直在騷擾他的安寧。證據確鑿后,神父又想用錢和道歉逃避懲罰。

男孩 被性侵時12歲

除了猥褻外,他還被神父強制口交。這名神父后來被警方發現持有大量兒童色情制品。

但沒有坐過一天牢,去世時還以教職身份,舉辦了盛大的葬禮。

男孩 被性侵時 12歲左右

和三個小伙伴一起被神父帶到野外郊游。他們住在房車里,神父與他睡在一起并性侵了他。

第二天,像什么都沒發生過一樣,把他們送回家。

男孩 被性侵時11歲

教會旅行在一艘游輪上進行,母親很開心的放他去了。他和神父的房間原本是個大床房,他很不情愿,要求換房間。

換成了雙床房后,他仍然被這名神父猥褻,強迫口交,強奸。

旅行持續了7天,強奸持續了7天。

這樣的例子還有太多太多。

Marek表示,在紀錄片拍攝期間,甚至在上映后,仍有許多人聯系他,想要向他曝光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。這部紀錄片無法記錄所有的故事,但Marek都把他們記在了本子上。

在這些故事里,孩子們最常想的幾個問題就是:

“這些人不是英雄/圣人嗎?為什么會傷害我?”

“為什么沒人阻止他們?”

“為什么他們沒有被懲罰?”

他們在宗教的外衣下被培養,誘導,喪失抵抗的能力。他們太小,無法理性的解釋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到底是什么。

他們不知道,你怎么能相信上一秒手還在孩子們的褲子里的男人,下一秒卻在發圣餐?

太多太多的疑問和痛苦化成了悲憤。紀錄片上映后,67%的波蘭人認為教會對此有責任,87%的波蘭人已經對教會的權威開始了質疑。

人們要求主教處罰罪犯,要求他們出來對這些無辜的孩子道歉。紀錄片播出的幾天后,波蘭大主教公開致歉,承認教會的縱容和失職。

現在兒童基金會正在起草公民法案,要求追加所有戀童癖神父的罪名,并呼吁建立一個獨立調查小組,負責找出真相和給予賠償。

這個道歉遲到了30年,而大部分的罪犯都年事已高,或已經去世。那些孩子們,被扭曲了性取向,被剝奪了童年,被一輩子在“是我做錯了”什么的痛苦下生活。

圖:一個因被性侵而自殺的孩子的墳墓

也許事情終于想好的方向發展了,但他們仍不確定之后應該做些什么來化解一生的陰影。

2019年2月,三個曾經遭遇性侵的“男孩”,跑上午夜格但斯克的街頭,將纜繩綁在了一尊著名的神父雕像上。

他因性侵兒童在2005年被免職,但如今仍然站在街頭被人當作賢人一般,“盯”著來往過路的兒童。

如果雕像是為了標榜神父生前的功績,那么“孩子們”能做的只有拆掉它。

三個如今已經是壯漢的成年人,將繩子一端系在神父的雕像上,一端綁在樹上。他們使勁地拽繩子,幾下子,雕像重重的倒在地上。

他們用教會男孩和女孩們穿的白衫,球鞋,玩具和帽子蓋住了雕像的全身。而神父雕像的手中,塞了一條兒童內褲。

在路燈下,三個男人注視這這尊倒塌的雕像,眼睛紅著,默默不語。

孩子們不會忘記。

原文鏈接: 點擊進入

責任編輯:獼猴桃

*以上內容轉載自英國報姐,億憶網對內容或做細微刪改,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熱門評論

  • 舉報 wewa 2019-07-31 14:16:09

    國外神父和父親是同一個單詞

下載APP

手機億憶

億憶澳洲

返回頂部

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 疯狂天天捕鱼赢话费 拼多赚钱吗 七乐彩和尾分布图 排列5专家预测 牌九游戏规则 快乐10分杀号 股票配资论坛c互利计划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l结果 十一运夺金遗漏 可以赚钱的棋牌游戏nbe 华东15选5买号技巧 彩票书籍 体育彩票开奖查询 桩基和隧道检测哪个赚钱 广东快乐10分最新玩法 上证指数每日行情 天津十一选五期